手机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名称描述内容
梅兰竹菊:竹之风骨----盘古文化艺术
来源:浙江盘古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 作者:art1818 | 发布时间: 2016-05-30 | 810 次浏览 | 分享到:
竹与松、梅生于寒冬时节,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和传统文化赋予的内涵而被誉为“岁寒三友”。然而,自古至今,竹以君子之风骨与梅、兰、菊并列花中四君子,其特有的品格和气节被世人赞誉且效仿。那么,借喻竹的品格与风骨来咏物言志的情结是否将其君子之风极致诠释呢?走进竹与人的不同世界,在不同的环境下来解读竹之风骨。

竹与松、梅生于寒冬时节,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和传统文化赋予的内涵而被誉为“岁寒三友”。然而,自古至今,竹以君子之风骨与梅、兰、菊并列花中四君子,其特有的品格和气节被世人赞誉且效仿。那么,借喻竹的品格与风骨来咏物言志的情结是否将其君子之风极致诠释呢?走进竹与人的不同世界,在不同的环境下来解读竹之风骨。

以竹咏志喻人诠释竹之品性。青青翠竹,能立于严寒而不屈;中通茎直,挺拔劲节,英姿勃发,彰显男儿本色。叶如剑,清翠欲滴,婆娑可爱,傲骨英姿。古往今来,诗人赞美竹,歌颂竹,它既有梅凌寒傲雪的铁骨,又有兰翠色长存的高洁,也暗喻了一个人不屈的气节。

大画家郑板桥一首《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完美诠释了其品质。竹能在严寒中不屈服,傲然挺立在岩石之中,经历千万次风雨的洗礼和光阴的打磨,依旧不卑不亢,任凭狂风的肆虐。直至今日,一首《竹石》依旧激励着无数身处困境中的人们。其实,人活着,就是一种姿态和意志的体现。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不论身居何处,不论地位如何卑微,当坎坷和不如意袭来之时,只要不屈从于失败和惧怕磨难,敢于坦然面对,就已经完善了活着的意义。生于这个浮华的尘世,即有一帆风顺,也会有急流险滩,经历让人丰盈,坎坷磨练意志,灰心丧气只能让成功越走越远,内心渴望的幸福也会遥不可及。然,竹与现实中的人们,同样身处逆境,能淡然处之迎面而来的风雨,能顽强不屈服的气节却值得人学习。其次,竹外表刚劲,内在“虚空”的形态,也成为了文人墨客诠释自身修为的代名词。

唯有“淡泊名利,”方能“宁静致远”。竹“虚空”“萧疏”的特性,代表着舞文弄墨者谦逊的胸怀,不自傲的个性和超群脱俗不同凡响的素养和情怀,并使无数文人墨客玩味于个人世界的君子之风,称其为风骨。文人雅士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的传播者和引导者。他们都具备对家国的热爱、对名利的淡泊、对权势的蔑视的气节。古有屈原为国建言,而昏聩无能的君王却听信谗言,他满腔悲愤、自沉汨罗;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毅然辞官而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诗人那种淡泊名利的心态,无不让人敬仰和感叹。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文人都具备如此的风骨呢?现代文人的风骨与竹的气节到底有没有差别呢?一个真正的文者该是什么样的姿态才具备风骨呢?走进当代文人墨客的精神世界,挖掘他们特有的竹之风骨。

一直认为,一个真正的文者,必须具备的操守。不依附于强权,不媚俗,不骄不躁。谦卑、坦诚、客观、理性,能用灵魂之笔勾画出人性的真、善、美、假、丑、恶,深刻挖掘一个时代的人类精神面貌,才是真正的文化传承者。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墨客演绎着各自特有的风骨,彰显着泱泱中华民族文化的浓厚底蕴。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文化传播的日益苍白,古时文人的风骨早已荡然无存。其次,取而代之的是文人墨客名利场上的勾心斗角,冠以以文会友的名号,举着谦卑的大旗,将虚名摆在首位,将鲜花和掌声当成了自身价值提升的砝码的文化萎靡。然而,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大家,更没有无懈可击的作品。一味的沽名钓誉,不厌其烦的抬高自己的身价,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将是对文化形态的一种亵渎。为文者,能接受不同的声音,能以卑微的姿态面对自己的作品,严谨的态度力求做到一字千金,才能升华个体,展示其风骨的独特。然,用骄傲和狂妄构建出再美丽的城堡,也都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以鲜花和虚荣换取的价值,也永远是一种灵魂的污垢。如此风骨,与竹之风骨将差之千里,远远而观之。

傲然挺立于严寒中的竹,超凡脱俗,不该有任何的杂质,才是其特有的风骨。谦卑做人,不卑不亢,堂堂正正才是真正的人所具备的品格。竹之风骨,经历风雨侵袭,磨砺出不同凡响的气节。文人墨客唯有做到心口合一,淡泊名利,宁静方能致远。反之,风骨何存?恐怕徒留媚骨罢了!